第四次检测终于阳转阴,巴西总统感染新冠的20天

时间:2020-07-26 18:30       来源: 新兴铸管股份

当地时间7月25日,现年65岁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社交媒体上宣布,自己最新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。

“新冠病毒RT-PCR(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):阴性。大家早上好!”在发布的照片中,博索纳罗面带微笑坐在一张办公桌前,右手拿着一盒治疗疟疾的药物羟氯喹,左手竖起了大拇指。

第四次检测终于阳转阴,巴西总统感染新冠的20天

博索纳罗脸书截图。

距离博索纳罗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已经过去了近20天,在此期间,博索纳罗接受了4次新冠病毒检测,前三次皆呈阳性,第四次终于由阳转阴。博索纳罗到底经历了什么?

“小流感”找上博索纳罗,多名内阁部长感染

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间,一些国家领导人因为疫情应对备受争议,其中排在首位的当属美国总统特朗普,其次就是这位有着“热带特朗普”之称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。

博索纳罗此前曾多次称新冠病毒为“小流感”、压根“不担心”疫情,认为经济复苏比防控疫情更为重要。为此,博索纳罗先后“炒了”两任卫生部长,目前巴西卫生部长职位已经空缺两个月??仅有一位此前在公共卫生领域毫无经验的临时部长。

然而,当地时间7月7日,博索纳罗在电视直播中宣布,他于6日进行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。

据BBC报道,在此之前,博索纳罗至少做过3次新冠病毒检测,结果都呈阴性。7月6日,博索纳罗因为发烧、身体疼痛等症状前往医院进行肺部扫描,并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。当天,他还在总统府对支持者表示他的“肺部很干净”、“一切正常”,但他同时示意支持者不要靠他太近。

一天之后,博索纳罗公开承认“中招”。

第四次检测终于阳转阴,巴西总统感染新冠的20天

据报道,在博索纳罗确诊感染后,巴西内阁成员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,三名政府高官确诊。7月20日,两名内阁部长先后宣布确诊,分别是巴西公民部长Lorenzoni和教育部长Ribeiro。

三次检测皆呈阳性,自称“无法忍受长时间隔离”

在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,博索纳罗一直在首都巴西利亚的总统府内隔离,但会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继续主持工作。

7月15日,博索纳罗感染一周后进行了第二次新冠病毒检测,结果仍然呈阳性。博索纳罗两天前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无法忍受长时间被隔离,所以会再次接受检测。

感染第二周后,博索纳罗接受了第三次病毒检测,结果仍然是阳性。博索纳罗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称,总统健康状况持续改善,但“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”。

不过,3天后,博索纳罗就宣布自己已经治愈,第四次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。但他并未表明他何时接受了最新的病毒检测。

据法新社报道,博索纳罗一直以来反对居家隔离举措,称这对经济的重创比病毒的影响更严重。他本人在疫情期间也经常和支持者近距离接触交流,且经常不戴口罩。

在确诊后,博索纳罗也多次违反防疫规定。在宣布确诊的7月7日,博索纳罗当着一众记者的面揭下口罩;7月19日下午,博索纳罗现身总统府草坪散步,其间和支持者打招呼,他身后的助手们并未与他保持严格的社交距离;7月23日,他还骑着摩托车在总统府外绕圈,且未戴口罩和总统府的守卫交谈。他当天在脸书视频中表示,“感觉自己就像在坐牢,有点可怜”。

巴西总统自称新冠转阴,骑摩托“高调”亮相 (来源:original)

据美联社报道,就在宣布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不久后,博索纳罗就骑着摩托车出门购物去了。其间,他还和民众合照,并将自己的口罩摘下放在了头盔上。

第四次检测终于阳转阴,巴西总统感染新冠的20天

博索纳罗检测结果转阴后,骑摩托车出行。/《纽约时报》报道截图

为羟氯喹“点赞”,但该药物疗效未经医学证实

和特朗普一样,博索纳罗一直在大力推广治疗疟疾的药物羟氯喹,称其对于治疗新冠肺炎有奇效。在确诊感染之后,博索纳罗自称一直在服用羟氯喹。

博索纳罗在脸书上表示,在他感到身体不舒适之后,就开始服用羟氯喹,同时配上了抗生素阿奇霉素,“效果几乎是‘立竿见影’”。他表示,服用药物的第二天他就感觉好多了,之后服用了第二剂药物。

在被迫隔离的几周内,博索纳罗多次在社交媒体上为羟氯喹“打广告”。据法新社报道,博索纳罗称“我相信羟氯喹,你呢?”呼吁大家服用羟氯喹治疗新冠。22日,他还在脸书上称羟氯喹是有效的,他的政治对手出于政治目的在反对使用羟氯喹。在宣布检测结果呈阴性时,博索纳罗也再次为羟氯喹“点赞”。

然而,英国、美国、世卫组织的多项研究结果都发现,治疗疟疾的药物氯喹、羟氯喹对于治疗新冠肺炎是无效的,甚至因为其对心脏存在的副作用可能对新冠肺炎患者有致命影响。

巴西本国研究人员上周发表于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(NEJM)的最新研究也显示,氯喹、羟氯喹对于治疗新冠是无效的,且可能存在严重的副作用。

第四次检测终于阳转阴,巴西总统感染新冠的20天

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官网截图。

巴西利亚大学政治学教授Paulo Calmon表示,“他(博索纳罗)已经成为羟氯喹治疗新冠的广告男孩。羟氯喹成为这位否定论者政治战略的一部分,因为他希望通过这一点说服选民??新冠肺炎疫情可以轻易被控制”。

12